今天我们为何要回到,关于做好元旦春节期间安全管理工作的通知

春秋文学语言的发展大趋势,是“殷商古语”走向没落衰亡,而“文言”方兴未艾,中国文学史上第一次文学语言大变革——“文言”取代“殷商古语”,在此时宣告完成。从春秋铭文可以看出“殷商古语”在春秋时期走向式微,从《诗经·鲁颂》可以看出颂诗语言由“殷商古语”向“文言”转化,从鲁国《春秋》可以看出“文言”艺术的提升,春秋时期这三个语言范本展现了“殷商古语”与“文言”此消彼长的大势。“文言”取代“殷商古语”,有着宗教、政治、审美风尚以及作家创作心理、社会接受心理等多方面原因。

四、加强安全管理,确保实验安全

《资本论》才是马克思的“正义论”

汉代以后,中国文学语言继续沿着战国“文言”方向发展。虽然由于各种原因,历代文学语言都有不同形式的微观调整,如魏晋南北朝文学语言走向骈偶化,少数作家出于仿古目的而刻意倡导《尚书》文诰体语言等等,但从总体上说,历代文学语言都是春秋战国“文言”的延伸。

八、严格值班值守,强化应急处置

严格说来,马克思没有独立的哲学和辩证法专著,《资本论》就是马克思的哲学和辩证法。列宁认为,马克思虽然没有像黑格尔那样留下“大写字母”的逻辑,却留下了“《资本论》的逻辑”;阿尔都塞指出,要到《资本论》中去阅读马克思的真正哲学;而马克思自己也说,分析经济形势,既不能用“显微镜”,也不能用“化学试剂”,二者都必须用“抽象力”来代替。这一“抽象力”,也就是取代黑格尔“精神辩证法”的“资本辩证法”,取代“精神现象学”的“资本现象学”,取代斯密和李嘉图“资本政治经济学”的“劳动政治经济学”。所以说,在实质性意义上,《资本论》就是马克思的“哲学全书”。但其“哲学”既不同于古典经济学的“实证科学”——非批判的实证正义,也不同于古典哲学的“思辨哲学”——非批判的唯心主义,而是将二者有机结合的真理——作为“批判的实证主义”的“政治哲学”著作。

“文言”是继“殷商古语”之后又一种新的语言形态。《周易》卦爻辞、《诗经》西周风诗、《国语》西周散文、西周史官格言这几类作品是用“文言”创作的。“文言”与“殷商古语”的根本区别在词汇难易,就是说“文言”词汇要比“殷商古语”浅显易懂得多,此外在语音、文字、语法、修辞方面也有所差别。虽然“文言”在西周属于非主流文学语言,但它接近民众口语,作者易写,读者易懂。“文言”用语生动形象,自然灵活,长于叙述和描写,文学艺术性要远远高于“殷商古语”作品,因而它比远离民众生活口语、日益走向僵化的“殷商古语”有着更旺盛的生命力。无论从哪个方面来看,“文言”都有取代“殷商古语”的优越条件。

各单位、各部门要加强值班力量配置,强化岗位责任制,严格执行24小时值班和领导干部在岗带班、外出报备制度,确保节日期间学校各项工作正常运转。值班人员要经常检查所负责楼宇的门窗、用电等安全,密切注意进出楼宇人员,认真盘查陌生人员和可疑人员并做好值班记录。相关单位和部门要做好水电气、卫生保洁、饮食卫生等服务保障工作,着力营造安全、文明、干净、整洁、卫生的校园环境;要完善落实应急协调联动机制,遇有重要紧急情况立即请示报告,及时采取有效措施妥善应对;要严格执行信息报送有关规定,做到急事急报、特事特报、大事快报,对重大事件不得迟报、漏报、瞒报和错报,如因报告不及时出现问题的,要严格落实责任追究。学校安全保卫部门和各单位安全工作人员要保持应急状态,保证第一时间响应、第一时间处置,确保突发事件得到及时妥善有效处置。

《资本论》在本质上就是通过“政治经济学批判”来否定资本主义制度,建立最佳的政治秩序和生活方式,实现人的自由个性全面发展的革命著作和战斗檄文。正是在《资本论》的“政治经济学批判”语境中,马克思既开出了“历史唯物主义之维”,也开出了“政治哲学之维”。而在“历史唯物主义之维”和“政治哲学之维”的交汇中,《资本论》拥有了最为广阔的“希望空间”。

校内各单位:

如果用“一个人,一辈子,一本书”来概括马克思,那么《资本论》当仁不让就是倾注了马克思毕生心血的“一本书”。作为《资本论》的作者,马克思决不是政治经济学的“游方传教士”,而首先是一个“革命家”。马克思写作《资本论》,也不仅仅是为了“弄清问题”,更是为了揭露“资本之谜”,并在此基础上回答“历史之谜”——资本主义私有制的实质和命运,从而唤醒无产阶级联合起来,为消灭资本主义私有制而斗争。在此意义上,我们才能理解:为什么马克思说《资本论》“是向资产者脑袋发射的最厉害的炮弹”,“最后在理论方面给资产阶级一个使它永远翻不了身的打击”;恩格斯强调《资本论》就是“工人阶级的圣经”;列宁认为“自从《资本论》问世以来,唯物主义历史观已经不是假设,而是科学地证明了的原理”。

中国文学语言的起点是在殷商。现存殷商文献有甲骨卜辞、铜器铭文和《尚书·商书》,此外还有存在不少疑问的《诗经·商颂》。这些文献语言可以称之为“殷商古语”,特点是艰深古奥。虽然殷商甲骨文、铭文、《尚书》典诰誓命各类文体语言都有自己的特色,但“殷商古语”在语音、文字、词汇、语法、修辞等方面仍存在着共同的形态特征:其语音是区别于西周方言语音的东方殷商古音;其文字尚处于汉字的草创阶段,有些甲骨文和铭文字形还不够稳定,甲骨文和铭文之中都有一批不能隶定的文字;其词汇意义非常古老,在历史形态上比后来的“文言”要早得多;其语法与后世“文言”大体相同,但也会有一些特殊的语法;除少数比喻之外,“殷商古语”较少运用修辞手法。从各方面来看,“殷商古语”都体现出它的古老性和原始性,都与后来的“文言”之间存在一条深深的鸿沟。

各单位、各部门要认真汲取近期北京某高校实验室发生爆炸并造成人员伤亡事故的沉痛教训,切实做好实验室安全工作。各实验室要在放假前进行实验室安全检查,及时发现并消除安全与火灾隐患。检查内容主要应包括:实验室内的消防设施、水电气线路、门窗等是否完好,危险化学品、毒品、易燃易爆品和压力容器等是否按规定保管和存放,现有仪器设备、实验物品是否能够正常运行,检查中发现的问题和隐患是否及时上报并落实整改。

在《资本论》中,马克思通过“政治经济学批判”揭示出了劳动、资本和时间这些最基本的概念在资本主义社会化大生产条件下的“双重空间”本质:劳动是“价值增殖过程”与“协作生产”的空间,资本是“资本的文明面”与“个人受抽象统治”的空间,时间是“工作日的缩短”与“人类发展”的空间。在此意义上,《资本论》的“政治经济学批判”就是“空间政治经济学批判”,最终追求的就是以“人的独立性和个性”取代“资本的独立性和个性”,建构一个“自由王国”的“希望空间”。

在经历了七八百年的辉煌之后,“殷商古语”终于在春秋时期结束了它的历史使命,悄然退出中国文坛,让位于“文言”,从此中国文学语言从“殷商古语”进入了“文言”新纪元。

相关单位和部门要安排专人负责假期期间实验室值班工作,并严禁在实验室内使用电暖器、电热器、电磁炉等大功率电器取暖,严禁在实验室内使用电磁炉等器具做饭、热饭。需要假期间做实验的学生,应在指导教师的指导下完成实验项目,并严格遵守操作规程,确保实验安全;指导教师须教育学生,严禁在宿舍和实验室内使用电磁炉、电饭锅、酒精炉等违章电器和物品。

作为“政治经济学批判”的“划时代的著作”,《资本论》“充满了极度的现代性”,它虽然是19世纪的产物,但已穿过20世纪,走进21世纪。面对今天“金融资本的狂欢”,比起那些试图根据后来事态的变化而建构起来的理论,《资本论》对今天的资本全球化更具解释力。《资本论》不只是简单属于它所诞生的世纪,它更属于21世纪。《资本论》通过对“资本之谜”的揭示揭开了“世界历史之谜”,是马克思世界历史理论的集中体现和世界历史的“资本”表达,开启了无产阶级走向自由解放的世界历史的新进程,具有深刻的世界历史意义。《资本论》的“政治经济学批判”,既是“世界观的革命”,也是“生产方式的变革”,
更是“人类文明新形态”的建构和世界历史的“重新书写”。

党委保卫部、保卫处24小时值班电话:

通过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以及和它相适应的生产关系和交换关系”的深入解剖与研究,《资本论》真正揭示了现代资本主义社会的经济运动规律——不是价值规律,而是剩余价值规律,并强调这一规律是既不能跳过也不能用法令取消自然的发展阶段,但《资本论》的“政治经济学批判”能“缩短和减轻分娩的痛苦”。因此,在实质而重要的意义上,《资本论》首先是作为“历史唯物主义”科学证明了的原理而出现的,也就是说,《资本论》在探索资本主义社会发展的特殊经济运动规律中,使历史唯物主义落到了实处。同时,《资本论》又是实现了从“观念政治论”到“劳动政治论”、从“资本政治经济学”到“劳动政治经济学”、从“劳动价值论”到“剩余价值论”的“轴心式转折”的“最伟大的革命著作”,它最为彻底和深刻地表达了马克思强烈的“政治关怀”,彰显了《资本论》的“政治哲学之维”:通过“政治经济学批判”追求无产阶级的自由解放。

文化创新必须处理好继承传统与革故鼎新的关系。任何文化创新都不可能完全抛开传统,在创新过程中应该努力吸取优秀传统。但是,传统并不是任何时候任何情况下都必须维护,当传统成为文化创新的包袱或障碍时,就应该冲破一切不合理的陈旧传统,扫除一切创新道路上的障碍。文化创新永远在路上,一项文化创新完成之后,它就变成一种旧传统,成为下一个文化创新的基础。语言是文化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它永远伴随着社会生活的发展而常变常新。“殷商古语”被“文言”取代,后来“文言”又被“白话”取代,虽然这两次文学语言重大变革采取了不同形式,前者的变革是一个长期的、自然的、渐变的过程,后者则是由当时的文坛领袖振臂提倡,但它们的实质都是对传统语言的革新,而革新的根本原因都是因为旧的文学语言已经积弊甚深,严重脱离现实民众生活口语,成为文学发展的障碍,因此不得已而承敝易变。穷则变,变则通,通则久。语言如此,文化亦然。

各单位、各部门要结合元旦春节期间工作实际,树立问题意识、坚持问题导向、坚持有解思维,集中开展安全隐患排查整治工作。要突出抓好政治、消防、治安、交通、网络等重点领域的安全隐患排查治理,重点排查宿舍电器、食堂食品、卫生药品、实验室危化品等重要隐患点,做到建立台账、不留死角、全面彻底,防范遏制各类安全事故发生。要做好煤气燃油、供电供水、自然灾害的隐患排查和安全保障工作。

在新的世纪,资本主义实际上又“野蛮地”回到了它的故乡,因此,《资本论》及其“政治经济学批判”的伟大哲学史意义和世界史意义必将重现人间,值得拥有人们对它的所有期待。正如大卫·哈维所言:“将《资本论》诠释为对他或她个人生活意义的所在是我们每位读者肩负的使命。”我们应与马克思和《资本论》同行,共同走向未来。马克思作为“一位不知疲倦的社会政治剧变的守夜人”,《资本论》就是他的“守夜明灯”。在21世纪,我们既需要“回到马克思”,更需要“回到《资本论》”。《资本论》就是我们前进的“精神坐标”和“指路明灯”——这里就是“罗陀斯岛”,就在这里跳跃吧!

商周春秋时期文学语言的因革,对当今文化创新至少有两点深刻启示。

五、加强活动管理,关注留校师生

自《资本论》问世以来,人们就对其理论和方法有不同的理解和解释。但在根本而重要的意义上,《资本论》决不是一部单纯的经济学著作或哲学著作,正如它的副标题——“政治经济学批判”所标明的,它既是对资本主义生产方式的批判,也是对作为这一生产方式的理论辩护的古典哲学和古典经济学的批判。可以说,它是哲学批判、政治经济学批判和空想社会主义批判这“三大批判”的统一,也是“黑格尔法哲学批判”“神圣家族批判”“德意志意识形态批判”和“哥达纲领批判”的统一,这其实就是马克思所说的《资本论》是一个“艺术的整体”的真实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