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心雕龙,东亚朱子学研究的新课题

习近平总书记在文艺工作座谈会上的讲话中两处提到刘勰的《文心雕龙》,说明其在当下的重要意义。中国古代文论的经典著作《文心雕龙》,在思维结构和话语方式上最富于民族的诗性智慧。这种诗性智慧由中国文化的延续性、稳定性所决定,具体体现在诗性之源、诗性文体和诗性言说等方面。

大型综合性丛书《道藏》可以说是一部道教学说的百科全书,其内容涵盖中国古代宗教、哲学、历史、文学、艺术、医药、化学、天文、地理等方方面面,是可以大力取资的古代文化科技宝库,正如明代徐春甫《古今医统大全·采摭诸书》中《道藏经》条所概括的:“五千四百二十卷,三教九流靡不毕具。”

东亚朱子学研究,在时间向度上,指东亚历史发展进程中形成的朱子思想及其后学;在空间向度上,具体表现为中国朱子学、日本朱子学和韩国朱子学等多种实存形态。东亚朱子学研究是全球化时代的需要,也是朱子学发展的内在需要。目前汉语学界对东亚朱子学研究仍缺乏系统性,今后宜在以下几方面进一步展开。

诗性之源

目前国内较为通行的《道藏》本子为1988年文物出版社、上海书店、天津古籍出版社影印出版之明正统《道藏》和万历《续道藏》合刊补足本,共1476种,5485卷。其中收入了大量的医学理论、药物方剂、养生方法诸类著作,但由于它们被分布在以传统三洞四辅七部法(洞真、洞玄、洞神、太玄、太平、太清、正一)分类的皇皇巨编之中,欲系统完整地了解其概貌并非易事,且相当一部分医药养生篇章还分散交叉见于《道藏》其他类别经籍之中,甚至一些章节、方法在不同的经籍中拥有不同的名称,若非经过分门别类系统梳理,难以厘清其真实存在和流布情况并比较其异同,从而达到正确有效利用相关文献的目的。

一是东亚朱子学的总体性研究。未来的东亚朱子学研究应从整体上阐释东亚朱子学的话语体系,揭示其内在的问题意识、思想脉络和朱子学的相互交涉,并给其思想以正确的理论定位。中日韩朱子学承传与创新及各自的特色、东亚朱子学的普遍性与特殊性、东亚朱子学的共同价值、东亚朱子学的问题意识、东亚朱子学的人文精神、东亚朱子学的接受模式和类型、东亚朱子学的一体与多元、走向“东亚文化共同体”的可能性、东亚文化的相互交涉、文明对话中的东亚文化、东亚文化的未来、朱子学与全球化、朱子学的当代实践、朱子学如何走向世界,等等,都是我们迫切需要解决的重要课题。只有在全球化的境遇中,这一研究才能得以充分展开并成为现实。

《文心雕龙》的诗性智慧与中国文化的诗性特质分不开,自古以来以采集、狩猎、农耕为主的生产、生活方式从根本上决定了《文心雕龙》极富民族特色的诗性思维。从词源学角度考察先民们的生产、生活方式对《文心雕龙》思维方式产生的影响:一是“与天地同春”的整体思维,二是“与万物共感”的直觉和具象思维。根植于深厚的诗性文化,秉承天地日月精神,《文心雕龙》的言说在富于诗性意味的时间观中展开。“文比日月”和“四季言说”体现了自然时间体验;“千载万世说”与“古今意识”体现了社会性时间观念,蕴含其特殊的政治和历史经验。传承中国传统文化空间意识的诗性品格,刘勰认为,作家与空间有一种互动关系,突出表现在三方面,即文学的地域性、空间的情感性和思维的跨空间性。自上古社会以来,中国的先民们就有浓厚的祖先崇拜文化传统,敬祖敬宗成为文化的底色。扎根于这一深厚的文化传统,《文心雕龙》形成一种寻根索源意识,谈到的各式文体都追溯到极远之根本处,反映在文学取向上则是一种强烈的经典意识,其目的则是要从经典中汲取文学的真生命真精神,以求解文学现实问题的途径。《文心雕龙》继承上古社会就有的自然崇拜文化传统,对天地自然秉持一份敬畏之心,又在感应天地万物之中领悟自然之道。刘勰把对天地万物的敬畏和崇拜融入其思想建构之中,从“敬畏自然”到“感悟自然”再到“文行自然”,从而形成沟通天地人神、感应山川万物、顺乎人情物境的文学观念。

兹以《道藏》所收载的出现频率颇高却分布不同部类、内容异同不一之黄庭内景脏腑吐纳补泻法相关经籍及篇章为例,通过提示其所在三洞四辅七部中的位置,比较其脏腑吐纳补泻法及脏腑神图、解剖图异同等一些基本内容的简述,借以管窥《道藏》医籍分类研究重要意义之一斑。

二是中日韩东亚朱子学的相互交涉。朱子学自13世纪起开始向世界广泛传播,在日本、韩国历史上曾得到充分发展,达到很高的水平,成为东亚近世文明共有的思想形态。在上一个千年期,朱子无疑是一位有着世界影响的杰出人物。陈来先生指出,以朱子学和阳明学为核心的“新儒学是东亚文明的共同体现”。学界如不全面了解朱子学的各方面,就无法了解东亚朱子学者对朱子学的承传与创新。只有全面了解中国宋元明清儒学内部对朱子哲学的各种批评,才能真正了解日本德川时代儒学对朱子的批评中,哪些是与中国宋明儒学的批评一致的,哪些是与宋明儒学的批评不同而反映了日本思想特色的。反过来,只研究朱子的思想,而不研究李退溪、李栗谷、伊藤仁斋的思想,就不能了解朱子哲学体系所包含全部逻辑发展的可能性,不能了解朱子思想体系被挑战的所有可能性,以及朱子学多元发展的可能性。换言之,中日韩朱子学的相互交涉、相互促进,构成了东亚朱子学承传与创新的独特风景。

诗性文体

1.《黄庭内景五脏六腑补泻图并序》,见洞玄部灵图类,唐代胡愔编述。书中较多引用了司马承祯《服气精义论》《修真精义杂论》中有关脏腑结构位置、生理功能、病理症候之文。其五脏六腑吐纳法依次为:肺呬为泻,心呵为泻,肝嘘为泻,脾呼为泻,肾吹为泻,胆嘻为泻;五脏六腑均以吸为补法。虽未言及脏腑神名,但绘有五脏六腑之神图。

三是东亚朱子学经典文本的承传与创新。要研究东亚朱子学的经典文本及其传播,中日韩对朱子学文本的接纳、理解与创新,不同朱子学文本在东亚各国的不同命运,等等。例如,朱子的代表作《四书章句集注》在中国和韩国作为科举教材备受重视,在日本却被《四书辑释》和《四书大全》所取代,其中的原因值得探究。把朱子学经典文本放进东亚特定时空进行分析,许多被历史遮蔽的问题便脱颖而出,这进一步拓宽了朱子学的研究空间,丰富了朱子学的理论内涵。

刘勰探讨每一类文体,都追根索源到极远处,与中国先民久远的诗性文化生活联系起来。从先秦元典到《文心雕龙》,“文”观念的萌生、发展到成熟,大体上形成神文之文、人文之文和文学之文三个阶段,并相应具有万物皆有文、丰富的人文世界和文学自觉三大特质。《文心雕龙》秉承中国礼义文化的基本精神,以礼立体,以礼论文,是中国文学伦理学的早期发展形态。中国诗歌早期观念的发展经历从“国政”到“教化”再到“言志”三个阶段,分别涉及原始宗教、伦理道德、个人性情三个维度,功能分别从国家、社会、个人三个层面有序展开,《文心雕龙》较完整地呈现了中国诗歌观念的早期发展。

2.《上清黄庭五脏六腑真人玉轴经》,见正一部,未署撰人,据肺神名“白虎”作“白兽”,推知应出于唐代(避唐太宗祖父李虎之讳)。其五脏六腑吐纳补泻法及次序同《黄庭内景五脏六腑补泻图并序》。脏腑神名分别称白兽、龙、白鹿,脏腑解剖形象则分别如悬磬、莲华、覆盆、悬瓠,并绘有相应脏腑神图及解剖形象图。

四是东亚朱子学话语的同调与异趣。中国朱子学话语体系包括本体话语(体认天理、理气先后、无极而太极、理即事、事即理、理气动静、心即理、理一分殊)、工夫话语(格物致知、主敬穷理、诚意正心、定性、慎独、拔本塞源、心统性情、尊德性与道问学、操存省察、已发未发、致知力行、下学而上达)、社会政治话语(正君心、出处、国是、教化)、境界话语(见天地之心、识仁、自得、致良知、民胞物与、全体大用)等。日本朱子学话语体系包括本体话语(理气一体论、天命之性、气质之性等)、工夫话语(格物穷理、主敬涵养、静坐、全孝心法、事上磨练、智藏说等)、境界话语、社会政治话语(如神体儒用、名分大义论、夷夏之辨、国体、王霸等)。韩国朱子学话语体系包括本体话语(如理气之发、理乘气发、理气一途、人性物性异同论等)、工夫话语(如四端七情、心体善恶、心统性情、定心与定性等)、社会政治话语(如事先理后、起用厚生等)。在具体分析基础上,揭示东亚朱子学的话语体系与理论类型,揭示东亚朱子学话语体系的异与同及其根本原因,是极具挑战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