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首次横渡太平洋的艰难航行,武汉大学博士生导师李光汉教授来我校讲学

图片 1

浩瀚的太平洋波涛万顷,广袤无垠。16世纪以前,人们虽然在太平洋诸岛生活、迁徙、捕鱼、航海,他们驾乘独木舟和各种筏子航行于各岛屿间,但还没有人从亚洲东渡太平洋到达美洲,也没有人从美洲西渡太平洋到达亚洲。历史的车轮转到16世纪初,人类横渡太平洋、开辟跨太平洋新航路的计划和行动终于提上了议事日程。

各有关单位:

图片 1

远航的背后有故事

我校2018级学生军训动员大会定于9月17日举行,现将有关事宜通知如下:

5月17日上午,应数学与信息科学学院邀请,武汉大学博士生导师李光汉教授在数学学院南楼107教室作了一场题为“Evolving
pinched hypersurfaces by high order homogeneous curvature
function”的学术报告。学院相关负责人、部分青年教师、研究生聆听了报告。

公元1453年,亚洲游牧民族奥斯曼土耳其人攻占君士坦丁堡,消灭了希腊化的欧洲基督教帝国拜占廷,阻断并控制了传统的东西方交流商路,包括丝绸之路、香料之路和海上丝绸之路。西欧国家不得不酝酿和另辟到东方的海上新商路。

一、时间:

李光汉从平均曲率流的定义和模型开始讲起,介绍了平均曲率流与子流形之间的关系、如何利用De
Turck的方法解决平均曲率流的短时间存在性,以及一些几何量的演化方程,并讲解了更一般曲率函数的流在欧氏空间、球面和双曲空间中的pinched
超曲面的研究历史、现状和一些经典的结果。讲座最后,他指出了平均曲率流领域中的一些热点问题和将来的研究方向,并耐心解答了师生们提出的相关问题。

当时的西欧,经济上已有资本主义萌芽,活跃的商品经济需要开拓海外市场;政治上已向中央集权君主专制和民族国家过渡,可以为海外开拓提供保护和支撑;文化上正在进行文艺复兴运动,16世纪初又开始了宗教改革,从而解放了思想,强化了人的价值观念、个人英雄主义和发财致富理念;基督教会也希望到海外扩张势力与影响;西欧技术的积累发展已能为远航提供必要的船舶船具仪器与进行自卫或劫掠的冷热兵器;科学与学术的积累发展使得地圆学说、海包陆说渐渐流行,并可凭借天文学知识辅助导航定位;《马可·波罗游记》等的流传又把东方的富裕文明披露出去并放大开来,使西欧人渴望到东方淘金冒险。

2018年9月17日上午8:30

专家简介:

从15世纪中叶起,葡萄牙人渐渐把沿非洲西海岸南下探航和殖民最终目标明确为绕过非洲到印度去。1487年,迪亚士绕过非洲最南端,进入印度洋;1498年,达·伽马航达印度,成功开辟了欧印新航路。这条新航路与传统海上丝绸之路衔接起来,使东西方交流进入新的历史阶段。

二、地点:

李光汉,武汉大学教授、博士生导师,从事微分几何与几何分析的研究与教学工作二十余年,曾先后到葡萄牙和日本做学术交流与访问,其研究工作曾应邀在第八届欧洲微分几何会议和中国数学会几何拓扑分会上报告。在国内外重要学术刊物上发表研究论文四十余篇,在科学出版社合作出版《子流形几何》专著一部,主持国家与地方各类科研课题十余项,其研究成果曾获湖北省自然科学二等奖。

西班牙人也希望开辟到东方的新航路。1492年,意大利人哥伦布率西班牙小船队向西横渡大西洋,准备到亚洲东部,却意外到达美洲东部的加勒比群岛,从此开起了发现和殖民美洲的历史,也使西欧的远航探险地理发现和殖民活动达到高潮。

西校区塑胶田径场

(数学与信息科学学院 许瑞伟 苗山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