与考究新生态,第25遍校领导招待日计划

时 间:2018年7月5日8:30-12:00

中国改革开放历经艰难曲折而取得成功,关键在于我们始终坚持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正确认识改革开放的重大理论和实践问题,为改革开放扫除了思想障碍。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解放思想是前提,是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解放和增强社会活力的总开关”。

“大数据”如今已渗透到人类生活的方方面面。随着各种数据库的大量出现,传统文史研究也发生了变化。近年来,与“e考据”和“数字人文”相关的研究日趋增多,因此,进一步探索如何更切实地将理论、方法与研究实践有机结合,就变得十分重要。

地 点:勤政楼校长办公室111室

只有解放思想,才能作出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

扬弃既有研究成果

接访领导:副校长 李学志

“文革”结束,百废待兴。正确认识和评价此前党的路线、方针、政策成为当务之急。其关键在于树立正确的检验标准。由理论检验理论,用方针政策检验方针政策,很难得出正确的结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论断的提出并成为全党全国人民的共识,为确立解放思想、实事求是思想路线、为推进改革开放,奠定了思想基础。

大数据时代对传统文史研究产生的影响,首先表现在资料上。近些年新推出的电子资源在内容上甚至有超越传统出版物之势,检索的快捷性和精确度,可以令学者省却翻检群书、游历访书之劳。在这样的学术环境下,探讨某些疑难问题可能只需简单检索,许多“悬案”的解决难度也相应大幅度降低。前人因资料局限而不得不大量运用的“理校”“推论”“悟证”诸方法,在大数据时代无疑要重新进行扬弃。

接待对象:学校离退休教职工、在职教职工、学生

当时有些人主张按既定方针办,提出“两个凡是”。显而易见,坚持“两个凡是”,就无法纠正党的路线、方针、政策的错误,就无法制定符合社会主义建设需要的正确路线和方针政策。面对这种情况,理论界提出“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观点,立即在全党全国引起热烈讨论和中央领导的高度重视。但一些人坚持“两个凡是”的观点,压制和否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讨论。这样,关于这个理论问题的讨论和争议,就成为重大政治问题。在这关键时刻,邓小平旗帜鲜明地支持关于真理标准问题的讨论,肯定“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的观点,否定“两个凡是”的看法。这就使全党全国摆脱了“两个凡是”的束缚,真正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地思考问题、解决问题。关于真理标准的大讨论是解放思想的开端,也是改革开放的先声。

在学术史研究中,清人往往因所见善本不丰而大量运用“理校”法展开研究,其中有的结论或与善本相合或遭善本否定。今人既然已经能够在研究中大量占有善本供校勘,那么这种研究方法虽仍有学习的必要,但其实用性也难免会打些折扣。大量新材料理应引发大量新结论,一些“常识”或“定论”必然也会随之遭到质疑甚至颠覆,这对于现有的研究自然会有相当明显的刺激作用。近年来学界对于近代学人的成就时有争论,原因之一就在于当时学者以一人之力所做的资料性工作,精度和效率都很容易被数据库所超越。不少在民国时期“古史辨”中几乎成为公认的定论,随着出土文献的发现而被推翻(典型的例子如对《孙子兵法》的辨伪),足见新材料在某些研究领域确实处于相当核心的地位。

注意事项:请来访者填写《河南师范大学校领导接待日预约登记表》(见附件),提前至少2个工作日连同相关书面材料送至校长办公室信息督察科(勤政楼107室,电话:3326165),并发送电子邮件至xbdck@htu.edu.cn,以便有针对性地安排接待。没有预约的来访当日不予接待,随后安排。

我们坚持解放思想,开始实事求是地看待社会主义建设中存在的严重问题,否定了以阶级斗争为纲、无产阶级专政下继续革命的错误路线,否定了“文革”。1978年12月召开的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确立了解放思想、实事求是的思想路线,把党和国家工作中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决定进行改革开放。在此基础上,逐步形成了党的“一个中心、两个基本点”的基本路线。这就为中国社会主义建设事业的健康发展,为改革开放明确了方向和道路。同时,我们解放思想,实事求是地分析和判断国际局势,明确在相当长的时期内避免新的世界大战是可能的,争取一个良好的国际和平环境和周边环境是可以实现的,提出和平与发展是当今时代主题等一系列论断,为把党和国家工作中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为提出和不断推进改革开放创造了条件。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说,“没有解放思想,我们党就不可能在十年动乱结束不久作出把党和国家工作中心转移到经济建设上来、实行改革开放的历史性决策,开启我国发展的历史新时期”。

通过数据库重新打捞那些以往不被关注的文献,这实际上仍是发现新材料,其性质与考古相似,亦可称之为当下的“预流之学”(陈寅恪:《敦煌劫余录序》)。与此相关的一个问题是,在超过120亿字的可检索的古典文本,以及各种不同类型的数据库中,还蕴藏无限问题可供发掘。而这些数据资源能否被学者使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其所在单位购买的数据库数量。在高校间已有明显“数位落差”的现实条件下,学者个人的学术水准有可能受到所处文献环境的制约,而不同文献环境导致的信息素养的差异可能会进一步拉大这一差距。

附件:图片 1河南师范大学校领导接待日预约登记表.docx

只有解放思想,才能解放和发展社会生产力

数据库大量涌现,学术评判标准也会发生变化。出于“功利”眼光计算,当代学者费尽周折的考据工作,很可能被下一代学者轻易解决。其原因并非人的智力、才能有别,而是文献环境不断变化提供的巨大方便使然。一代有一代之学术,面对不同的环境,学术范式也应随之转移。所以,当下正是海量文献可供使用、可以大有作为的时代,也是考据研究缺乏亮点而趋于同质化的时代。换言之,即使是在数据仍未被充分电子化的当下,考据研究的合法性也正在受到冲击。一般性的文献挖掘仍然重要,但能够解决核心学术问题的研究更为重要。

中共河南师范大学委员会办公室

改革开放前,中国社会主义建设取得过辉煌的成就,但也存在与苏联相同或相似的问题。中国的改革,必须进一步解放思想,正确认识苏联模式,摆脱苏联模式弊端的束缚。首先要做的是,突破社会主义生产资料所有制传统观念,为多种所有制经济共同发展和国有企业改革创造条件。

引发学术伦理讨论